【 Sunny教練 教練觀點:無人不能成教練。真的嗎? 】

陪孩子去參加國際志工的甄選。說明會中,輔導老師分享了幾個『悲慘故事』

 

故事一
問:「你為什麼要來參加國際志工活動?」
答:「我媽媽認為我生活過得太好了,她要我來看看窮人的生活。」

 

故事二
「親愛的大哥哥大姐姐們,謝謝您們犧牲放假的時間來這裡,但我們不希望您們再來這裡辦夏令營了。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因為您們的到來感到無上的光榮,後來發現您們從城市裡帶來的礦泉水和放在活動室裡面各式各樣的零食,才發現原來連我們喝的水、吃的東西都是有分別的。聽老師說您們因為對我們的愛心奉獻上了新聞報導,您們的學校還特別獎勵了您們的善行,但從此之後部落裡面來了許多外面的人,用我們是貧窮落後地區的名義,有說來捐款的、有說要來當義工的、也有許多助學計畫、愛心行動接踵而來,這時我們開始覺得自己好像真的就是您們說的貧窮的人….」

 

故事三
問:「喂~幹嘛要出去幫助國外的人?」
答:「一百五十多年前,當馬偕博士決定從加拿大選擇前往一個在地球彼端,甚至在地圖上可能都瞧不見的台灣時,當時的加拿大是不是已經沒有窮人?如果非洲沒有了德國人史懷哲醫師,非洲會是現在的非洲嗎?印度沒有了南斯拉夫人德雷莎修女,印度會是現在的印度嗎?」
~~~《陪他們走一段回家的路》微客公益基金會 朱永祥

 

 

沒有人會否認「做好事」的公平正義與天經地義,就如同置身教練圈中的我們,對於『教練』的效用以及能為 coachee (教練對象)帶來的幫助是無庸置疑。故事中的「志工」,他是來「幫助別人」的?還是來「被幫助」的?又或者,他的行為與思想,跟「幫助」一點兒都沾不上邊?

 

只要你願意,你就是最好的志願工作者;只要你學習,你就是最好的教練人選…真的嗎?有沒有哪些人,真的很不適合來當教練?
如果,只是帶著「教導別人」的姿態來面對coachee,也許,先蹲下來和coachee看看相同的高度與視角。不是來看悲慘的生活,不是來累積自己的教練時數與名聲;而是來牽手,而是來陪伴,而是來共度與見證一段美好生命的歷程。

 

教練學習,不管是線上課程或是教練會談,最常聽到的三個字『 不評判 』;從志工說明會中,我看到『不評判』來自於沒有貧富貴賤的差別、來自於對生活型態的尊重、來自於對「生而為人」的關懷;教練,不也正是如此嗎?感謝每一位老師、每一位教練、每一位 coachee (教練對象)都帶著滿滿的好奇與尊重,豐富了我美好的教練時光。有沒有人真的不適合當教練?有的,只要你死扒著評判的心!!

 

教練反思
如果是一個『 不評判 』的教練,他該有什麼樣的行為?(又或者,什麼樣的行為,我們可以說這是一位『 不評判 』的教練)
『 評判 』的背後代表著什麼?是對coachee的評判?還是對coach自己的評判?
進入『評判』模式,會出現哪些訊息?(又或者當教練看到哪些訊息,可以有所警訊,自己是不是正進入『 評判模式 』?)
『評判』有沒有其正向功能?
如果『看見』了 評判 ,接下來,教練可以做些什麼?coachee可以做些什麼?
在說明會的最後,朱永祥老師說了這麼一段話:
「每個孩子都應該享有食物、遊戲、受教育和被愛的權力。食物、遊戲、受教育,大家都明白,但什麼是『被愛的權力』?」
「在服務過程中,我最喜歡也最美麗的景象,就是這群來自台灣的志工和我們遠方的孩子,彼此陪伴著對方,一起手牽著手走在回家的路上,志工和孩子們總會相互唱起自己家鄉熟悉的歌曲。也許彼此之間根本就聽不懂對方歌詞裡表達著是甚麼意思,更不會有人在乎是否走音或唱錯歌詞。陪他們走一段回家的路,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

 

教練,不也是相互陪伴,走一段生命美好的旅程嗎?

 

我自己大學四年期間,也是穿梭在各個學校的寒暑假營隊。我不知道這麼多年過去了,當初的滿腔熱血留下了什麼?(除了我曾經帶過的一個營隊小朋友,多年後,居然成為我一起共事的好夥伴。沒有錯,緣分就是這麼奇妙!)唯一能確定的是,每當我翻開那一張張充滿回憶的照片時,我的心是溫暖的,是這些孩子的純真與良善充實了我。

 

每當 coachee 或 coachee 的家人(特別是 coachee 的父母)回饋我他們的收穫、他們的改變、他們的感謝時,我是真的真的衷心感謝 coachee 的信任、開放以及沒有評判、接納彼此的想法與感受、相互激盪,一起成就沿路上點點滴滴最美好的風景。

 

很榮幸,我的孩子在2015年七月加入「微客志工」的行列,15歲的寒暑假分別在中國寧夏以及菲律賓宿霧擔任志工。在陌生的國度、小小的村落,與一群孩子共度身心靈完全放鬆的豐盛時光。用年輕人時髦的影響力:打卡、照片、影片、網頁,號召著同學一起加入國際志工的行列,共行一段又一段美好的旅程。《歡迎大家google「微客公益」,一群微小的力量,成為彼此生命中無法取代的過客》

 

幕後花絮—請容許我還原對話現場
意氣風發的Joy:老師,我不能參加寒假的英文補考,我得去菲律賓當志工。
諄諄教誨的老師:你既然對國際志工這麼有熱忱,更應該把英文學好。
去意已堅的Joy:有谷歌先生跟眼睛博士的幫忙,我的英文教案不但通過審核,還拿給我的組員當範本。況且,我只是去陪小朋友們玩,比手畫腳都能通。老師,英文真的沒有你想像中的重要,您就安心的放我去吧…

為娘的看著口沫橫飛描述精彩對招的兒啊…
不禁仰天長問:誰是教練?誰是coachee?誰能被教練?誰不能被教練?
只能說,難為了那位「不評判」的仁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