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茜教練 行動與拖延 】

『 拖延 』 是一個聽起來不是大惡但絕對足以影響生活的問題。『 拖延 』不單單是事件無法完成,更常引發負面情緒。

 

『 拖延 』的反面看似是『 行動 』, 但我暫不想把行動跟拖延看成一個對比,而是把『 行動 』與『 拖延 』做分開探討。因為不行動不代表只是拖延,可能代表不動;拖延的反面也不一定是行動,也許是另一種可能的行為或思想。

 

(行動)之前我在教練學習裡,講義裡寫『 行動是coaching的核心 』 一點沒錯。 一直以來我覺得行動是 coaching 的最終目的,我所認知的行動必須是一個外顯的,明確的一個改變,讓 coachee 從A端走到B端。但是在對 coaching 瞭解越多,發現行動也可以是一個內在的,醞釀未來的作為。會有這樣的體認是有次跟朋友有點意見不合,當時的我認為 coaching 所帶來效果必須造成 coachee 立即的行動或是對行動的承諾。但是朋友認為 coaching 可以帶來的也許是表面的不動,且對該行動的放下, coachee 心裡只要舒坦不糾結,就可以了。簡單來說,朋友認為 coach 必須讓 coachee 做到心裡與行動合一。
這時我觀察到了我自己對 coachee 的批判,我認為行動就是好,而去忽略了對 coachee 最好的方式,於是我學到不論 coachee 可以承諾行動或是無法承諾行動,我都需要努力去認清對該客戶該事件最好的結果。這是我在與同儕討論後的一個反思。

 

(拖延)可以先從瞭解自己下手,我舉一個我自己在被 coaching 中得到的收獲。就是我的有些負面思想是來自於未知的恐懼,而非來自於行動後遭遇困難的挫折感。瞭解這點後我的行動力反而會加強,因為拖越久越不好。另一點是我喜歡分享,我跟我的 coach 一起訂立目標後,我也會加速我的行動,因為我想要跟人分享。另外我也發現了我拖延的事項往往是重要,但是無法量化結果的事,例如:健身。因為健身並不會給我一個立即明顯的回報,無法寫在履歷表上,但是念學位,學習教練可以給我一個證書, 一個證明我做過該行動的認可,所以瞭解個體拖延的原因非常重要,這對大家來說都是一個很好的教練題材。

 

之前我著手研究所論文時遇到一件事,一個同學很得意地說他已經找好題材了,是以他的公司做個案研究,公司也承諾給他所需的資源,但是研究啓動後,該同學一拖再拖,每次要更新進度時都落後。原來是因為他當時想到的只是最方便拿到研究資料的題材,忽略了他自身的興趣。而我本身的論文是教練的題材,符合我本來的興趣,雖然資料取得不易,可是我的熱情跟興趣一直在推動著我。

 

如此看來,拖延也有其正面意義,在拖延的背後或許可以瞭解自己是否對該計劃或行動根本沒熱情,要不要改一下計劃內容或是檢視一下動機,這時就是教練的責任去幫助客戶發現拖延背後的意義,而不是一昧去檢討為何無法行動。